现阶段民间借贷活动的新特征及其困境分析

2020-12-07 20:46:13 字数 3581 阅读 1733

摘要:现阶段民间借贷在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问题的同时,也出现暴利取向和风险传递特征,并且酝酿着可能的巨大社会风险。。关键词:

暴利取向风险传递人格化交易虚拟经济民间借贷是自然人之间、自然人与非金融组织之间直接进行的货币借贷行为。一般而言,民间借贷能够满足人民群众日常生活、调剂小额资金的需要,具有及时、简便、灵活的特点,对银行信用起着一定的补充作用。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统计数据,截至2011年6月,全国小额贷款公司机构数量增加3366家,贷款余额2874.

66亿元,同比增长42%和57%,同时全国共有典当行5238家,实现典当收入总额1180亿元,同比增长38%,全国民间借贷发展迅猛。2011年10月4日,温家宝总理在温州考察时强调,要加强对民间借贷的监管,发挥积极作用。不可否认,没有民间借贷,中国的民营经济就不可能在今天这样发展。

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从温州、鄂尔多斯等地来看,我国民间借贷已经出现了不争的困境。对此,本文拟从现阶段我国民间借贷的新特征及其困境分析两个层面加以理解,希冀能够对化解困境提供一种思路。1 我国现阶段民间借贷活动的新特征就民间借贷的特征而言,大多属于典型的高利贷,温州和广州和鄂尔多斯等地的民间借贷的“高利贷”特征更为明显。

同时,民间借贷的收益“变形”导致借贷资金向暴利取向转变。基于民间借贷资金对流通速度的偏好,利率高低反而是其次,这也就给高利贷甚至‘暴利贷’提供了空间。同时,资金提供者和使用者身份“变形”导致金融性质发生本质变化。

这就导致民间借贷的性质从以往的直接融资为主向间接融资为主发生转变,引发的金融风险也在加速聚集,呈现“风险传递”特征。具体如下:1.

1 我国民间借贷大多属于典型的高利贷,暴利取向明显 《民法通则》规定,利息高于银行同期贷款利息4倍就属于高利贷。综合来自全国各地的信息,我国民间借贷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民间融资利率一直在大幅上升,远远超过银行贷款利率。

在民间借贷市场,要想月息5分(年息60%)借到钱还得靠关系,6分(年息72%)、7分(84%)很正常。银行的利率是由国家调控的,2%、3%、5%、7%、8%,差不多就这个区间,不可能太高。以温州市为例,其民间借贷的利率水平已超过历史最高值,一般月息是2到6分,有的高达1角,甚至1角5,年利率达180%。

在吴英案中,吴英所借资金年回报率至少在50%以上,部分达到100%,到后期资金链出现问题时甚至出现“3个月回报期”—即三个月的利息达100%,使不算利滚利,年息也在400%以上。福建泉州农商银行兰可雄指出,这种趋势在浙粤闽地区都有相当的普遍性,“民间借贷资金的最大特点就是求快,利率高低反而是其次,这也就给高利贷甚至‘暴利贷’提供了空间”[1]。随着借款期限的缩短,利率敏感性也随之降低。

但由于贷款周期缩短、利率敏感性降低,贷款风险大大增加,暴利导向成为可能和必然。1.2中国的私人贷款存在风险传递趋势。 随着私人贷款暴利的趋势,还有私人贷款相关的风险传递特征。

民间借贷的传统特征是资金提供者和使用者相互了解,双方通过相互熟悉来确保贷款风险的控制。然而,暴利倾向使得民间借贷的范围超出了熟悉的社会,并通过人际关系的扩张而得到巩固。即民间借贷从以往的直接融资为主向间接融资为主发生转变,民间借贷的资金使用者和**者不再熟悉,双方对彼此只是一个符号表示,双方对资金的流向不再具有共同关注。

这种民间借贷的传销式发展,加速了金融风险的聚集,导致民间借贷的金融性质发生本质变化,呈现“风险传递”特征。2 我国民间借贷活动困境的背景分析我国民间借贷活动的困境不仅基于高利贷偏好、暴利取向和风险传递趋向,而且与我国民间借贷的人格化交易机制和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异位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2.

1 我国民间借贷活动以人格化交易作为常态的运行机制史晋川认为,传统民间金融市场赖以有效运行的基础,是基于直接融资模式的“人格化合约执行机制”,依靠熟识人际关系和实时掌握资金、资产动向来维持。[2]在鄂尔多斯市,贷款人与借款人没有任何担保或者抵押,全都是靠人际关系维系。几亿元的民间借贷,连煤矿的转让,也只有一张白纸,没有任何法律文件。

但这个民间金融体系只跟熟悉人做生意,不接纳陌生人。其中,血缘关系和熟人关系已经完全渗透到经济关系中,并与之相匹配。温州民营企业创业之初,从其组织形态看,是在家族、亲属观念和地缘观念等文化下的,以家庭为核心,以亲友、邻里为圈子的经济共同体。

其融资方式是通过民间直接借贷进行债务融资。这种免费贷款具有投资自由、利率随市场浮动、贷款期限灵活、秘密交易方式等特点。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温州民间资本的发展与引导研究》报告这样揭示温州民间借贷的风险防范机制,“(温州)民间借贷的风险防范并不依赖于抵押或担保,这实际上使放贷人对资金风险防范更加敏感。

并且,民间借贷在固定双方之间重**生率较高,多重的社会关系和借贷活动的经常性都有利于借贷风险的信息沟通与防范。最重要的是,民间借贷资金一般用于民营企业的生产经营,但借贷主体往往不是企业而是个人作为所有者。贷款主体的个性化使债权清晰,有利于风险损失的弥补。

”人格化交易使得民间借贷在新的发展阶段并没有导致借贷关系的多元化,而是使借贷范围更加集中于亲缘、血缘关系等类人格化区域。有调查表明,虽然有较高的利率**,资金出借方还是倾向于将借贷活动限制在较为安全的亲缘、血缘关系上。2.

2 民间借贷困境与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关系变异互为因果实体经济是指物质的、精神的产品和服务的生产、流通等经济活动。在经济运行中,”实体经济”是用于描述物质资料生产、销售以及直接为此提供劳务所形成的经济活动的概念。主要包括农业、工业、交通、商业、建筑、邮电。

实体经济一直是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南开大学刘骏民教授认为:“广义的虚拟经济是指物质生产活动和与其有关的一切劳务以外的所以经济活动。

”[3]虚拟经济多用于描述以票券方式持有权益并交易权益所形成的经济活动的概念。在现代经济中,它主要指金融业。虚拟经济是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产物,其最终目的是为实体经济服务。

银行等金融机构经营货币及创造货币的过程,与实体经济相比,也属“虚拟”范畴。随着虚拟经济的迅速发展,其规模已经超过实体经济,成为与实体经济相对独立的经济范畴。与实体经济相比,虚拟经济具有明显不同的特征,概括起来,主要表现为高度流动性、不稳定性、高风险性和高投机性等。

同样,与民间借贷资金流向实体经济的低迷相对应,大部分资金都进入了虚拟经济领域,虚拟经济的收益要高于实体经济,需要的资金数额也是十分巨大,这必将会抬高民间借贷的利率,实体经济则陷入了有钱不敢贷的尴尬。也就是说,在现阶段的民间借贷活动中,一个不争的现实是,虚拟经济已经取代实体经济成为民间借贷资金的主要流向。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日发布2012年社会蓝皮书称:民间借贷中最突出的问题是,相当比例的资金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而是流入“钱生钱”的投机性利益链条中。据报载,温州1100亿元民间借贷资金中,用于一般生产经营的仅占35%,用于房地产项目投资或集资炒房的占20%,停留在民间借贷市场上的占40%,投机及不明用途的占5%,进入实体经济尤其是一般生产经营的资金比例大大降低。

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的不景气与虚拟经济的非理性火爆这一异位,从某种程度上是民间借贷的不合理发展以及其内生的暴力取向和风险传递的必然结果。同时,虚拟经济取代实体经济成为民间借贷的新宠,这也使得现阶段民间借贷的困境进一步扩大。从这个层面讲,双方互为因果。

当然,民间借贷是一个复杂性事件,对于已经陷入困境的民间借贷而言,通过金融市场改革和对民间利率的金融改革较之分析这种困境生成的背景更为重要。但是,揭示现阶段民间借贷活动的新特点,分析现阶段民间借贷难的背景,仍然具有特殊的意义和价值。参考文献:

[1]王攀,商意盈,来建强.浙粤闽民间借贷暴利化严重[n].经济参考报,2012,05,07.

[2]史晋川.人格化交易与民间金融风险[j].浙江社会科学,2011(12):

25-26.[3]林左鸣.广义虚拟经济学——二元价值容介态的经济[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年3月